走遍世界的前苏联军事顾问:最早来中国参与北

在那段东西方对峙的岁月里,苏联军事顾问是莫斯科全球战略的重要执行者,付出了与荣誉不成比例的牺牲。20世纪是个充满了武装冲突的世纪。身为社会主义阵营的“老大哥”,莫斯科对派专业人员介入地区纷争兴趣浓厚。于是,从五羊城外的黄埔军校,到伊比利亚半岛,再到东南亚热带雨林深处,人们往往在不经意间发现一群行事神秘、说话却颇有分量的特殊角色,无论功绩大小,“苏联军事顾问”的名号曾令他们自豪。近日,俄罗斯《独立军事评论》杂志专访了部分曾在海外工作的老军人,让他们敞开记忆的大门,带领读者回到那一片片陌生的异国土地上。在中国:与黄埔学员一起北伐苏联国内战争刚结束,遥远的东方就发来了派遣军事顾问的请求。1923年夏的某一天,苏军总参谋部军事学院东方系学员阿列克谢•伊万诺维奇•切列巴诺夫突然被告知,他已被任命为驻中国军事顾问。切列巴诺夫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明白,我去!”——他知道,提问是没意义的,因为建立不久的苏维埃政权还来不及出台军事顾问的行动指南,人事部门同样不清楚军事顾问的任务和职责,至于他们在驻外期间的特殊纪律,也得根据反馈制订。中国当时的局势非常复杂,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,革命势力也在这个东方大国发展,数量庞大的军阀则站在维护旧秩序一边。意外的是,切列巴诺夫来到黄埔军校后,发现军校校长是国民党人蒋介石,政治部主任则是共产党人周恩来。因此,初来乍到的苏联顾问只能谨慎地在二者间谋求平衡。1926年北伐开始,切列巴诺夫随何应钦的国民革命第一军奔赴前线,在首次交火中,由他的学生组成的连队就大胜数量上占优势的军阀部队。十余年后,切列巴诺夫以苏联军事总顾问的身份重返中国。时值国共二度合作,他又见到了老熟人蒋介石和周恩来。蒋很重视听取外国军事顾问的意见,但苏联人还是觉得在华开展工作的难度过高,因为“东方的事情历来是敏感的”。苏德战争爆发后,切列巴诺夫在苏联国内指挥过一个集团军,1944年秋,他又被任命为同盟国保加利亚管制委员会副主席。考虑到切氏有过在中国工作的经验,这个任命对他来说实在不算意外。西班牙:与“杂牌军”共同作战为避免政治麻烦,苏联军事顾问在某些时候会以“志愿者”身份登场。1936年,佛朗哥在西班牙发动政变,该国共和派与法西斯势力的斗争随之进入高潮。在英法等国宣布“不干涉”政策的同时,佛朗哥阵营却得到德国和意大利的慷慨援助。如此一来,苏联军事顾问对共和派来说就非常重要,因为后者缺乏正规部队,且许多精英军官投向了敌营。奉命奔赴伊比利亚半岛前,苏联“志愿者”基里尔•阿法纳西耶维奇•梅列茨科夫和自己的上级、远东特别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元帅进行了长谈。曾在中国担任顾问的后者警告梅氏:要做好应付任何混乱局面的准备,因为西班牙共和政府的许多部队属于乌合之众,指挥官也缺乏专业素养。老元帅不幸言中——梅列茨科夫和同事尼古拉•沃罗诺夫(日后晋升为炮兵元帅)来到前线时,正好碰上这么一支“杂牌”部队将要发动进攻。眼看进攻时机已到,西班牙指挥员却不见踪影,难道他开了小差吗?梅列茨科夫和沃罗诺夫当机立断,决定代行指挥权。他俩跳出战壕,挺起身子向前冲去,佛朗哥部队射来的子弹在耳畔嗖嗖飞过。可是回头一看,身后竟没有一个战士跟上来,他们不得不半路折返。无论他俩如何劝说,都无人愿意离开战壕,行动只能以失败告终。梅列茨科夫坦承,就算自己本领再大,碰到这种部下也无能为力,因为“没有哪门军事课程讲过如何应对这种情况”。类似的事情在一些独立不久的第三世界国家屡见不鲜。苏联军事顾问到达当地的第一项工作,往往是花很大精力说服该国领导人严明军纪、加强指挥。不过随着时间推移,他们也逐渐对这些国家多少年来形成的散漫传统睁一眼闭一眼了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